原题目:花5888元做“私人定制”发型,气的发帖曝光,女子:和流氓没区别

爱美是女人的天性,哪个女人不喜欢把自已服装的漂漂亮亮的呢?发型女一个女生来说是很主要的,直接影响着给别人的第一印象,以是许多女生不惜去美发店花重金来修剪自已的头发。最近,有一位小李女人在一家美发店花5888元做了个“私人定制”,接下发生一连串的事更是让人生气,小李最后在网上发了贴,称对方简直就是“地痞流氓”。这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?

杭州的小李在18年8月在“秀典纳”办了张会员卡,花了5888元,那时说好的是“私人定制”由钱先生专门为她服务。还说钱先生的药水都是日本带来,以后找钱老板一个人就可以了。前几天小李来店里消费,钱先生却不在了,换成了另外一位理发师。

那时小李女人想做一款“辛芷蕾”的发型,这是一款今年对照流利的发型,那时小李还给理发师看了视频,让理发师根据这样去做,可是理发师很搪塞的看了几秒钟,就开理给小李剪头发了。

小李剪头发以前是“空气刘海”,可是做完头发后却变成了“锅盖刘海”,店长却说,要不你转成我的私人定制吧!小李不接受,头发的事还没给自已一个合理的注释,凭什么又要转?小李又在微信上联系钱先生,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被钱先生删除了。回想起办卡的经由,小李以为自己是被“诱导消费”了。

另外,自已还花了3000元纹眉,纹眉的时刻自己刚躺下,老板就给自已涂了定型膏,事后才知道这就是麻药。纹眉的时刻还破了皮,可是自已现在不想再追究纹眉的事了,只想把会员卡退了。

记者找到了这家“秀典纳”美发店,一位吴店长示意,之前给小李女人剪头发的钱先生已经走了,不在这工作了。是另一位理发师给小李剪了头发,但确实没剪好,吴店长又帮小李重新修饰一了下,照样没有剪出“辛芷蕾”的效果。但退卡的问题,月尾之前会给小李一个回答。

记者问发型的效果时,店长似乎想忍住不笑出来,并转移了话题。店长说,小李的情形已经上报了公司。记者看到店里的消费指南,最高有至尊黑钻卡100000元,记者问,浙版新消法划定,实名制预付卡除企业外,不能超过2000元充值卡。吴店长说,小李办的是私人定制卡。

问到预付卡充值的问题,店长不想说,记者又问纹眉的事,店长也不想说,那这个卡到底能不能退?又能退若干呢?

这时一名工作人走了过来,小李说他是“秀典纳”的区域司理。对方说,小李办的卡是3折优惠,若是中途退卡,之前做的优惠要按原价处置,剩下的金额会退给小李。这是他们公司的划定。

淅版新消法划定,经营者未按约定提供服务的,消费者有权要求退还预付余额,并要示依法赔偿损失,消费者已经享受的优惠折扣,经营者不得在预付余额中扣减。经营者应该在消费者要求退款日起5日内予以退还。

但司理说,一定要按我们公司的要求为做准。司理说,退卡以外的事不想多想。但另有一件他们也想说一下。

吴店长拿出手机给记者看了一个帖子,是小李发的,说我们是“地痞流氓”!这是在诋毁我们,用了一些不善的言辞,这种行为是不惟适当的。

小李女人说,可能“地痞流氓”这个词不太适当,然则那时真的生气以极点了,才会发谁人帖子。然则帖子里所有的内容都是真实的,愿意负担法律责任。小李示意自已只是在讲述事实,只是用词对照重。帖子里另有人骂小李,小李怀疑是“秀典纳”店里的人。说小李是“泼妇骂街”小李以为这样真的很太过。

吴店长对这事没有回复,记者陪小李找到了辖区的商务局,工作人员示意他们已经接到投诉,准备和市场监视部门团结执法。

当晚,小李又突然联系记者,小李说,他们简直和流氓没有区别。小李当晚接到一个生疏电话,电话接通后对方就最先骂人了,然后电话就挂断了。接着又有一连串的阳生电话打过来,延续打了5、60个电话,小李的手机都处于一个瘫痪的状态了。小李示意,一定是“秀典纳”做的,由于自已没有和其它人有过纠纷。

对于小李反映的问题,记者也多次联系吴店长,可一直没有获得回复。小李现在也已经报了警。

小编有话说:

USDT官网接口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用usdt充值(www.caibao.it):原创 花5888元做“私人定制”发型,气的发帖曝光,女子:和流氓没区别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usdt不用实名买入卖出(www.caibao.it):北科大文发系 西本愿寺毕展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